首頁男宿日記給弟弟的一封信

給弟弟的一封信

by 小明媽媽

我們的小時候

從小,我們的感情沒有很好,你是家裡唯一的男丁,加上聰明帥氣又帶一點陰柔,是學校的風雲人物;而我好勝心強,加上魔羯古怪個性,以及高中開始在外地念書,與你相處的時間少之又少。

在我出國念書這段期間,你上了大學,擔任系學會領導,一樣是學校裡的佼佼者。

長大後的我們

後來的日子,我經歷結婚生子,每天在柴米油鹽醬醋茶及公司間往返奔波;而你則是每天埋首於實驗室與論文,發表的論文一篇接著一篇,漸漸的被登上國際期刊,在國際論壇上嶄露頭角,也算是給予你的努力相對的肯定。偶爾周末假日會帶著孩子去台北找你玩,我們開始變得熟絡,你也會與我聊聊職場上的事,讓我提供一些職場過來人的建議。

令人稱羨的工作

去年冬天,我們再次收到好消息,你得到了美國首屈一指實驗室的職位,即將在今年年初開始上班,我再次被你的優秀折服並深深的以你為榮;也以曾經在美國唸書工作的過來人經驗,耳提面命的叮嚀你好多事。

到了美國之後,收到你平安抵達的消息,我們的心安了大半。

擔心你在當地水土不服,每隔兩天我會在安頓好小孩之後給你訊息,問你過的好不好,需不需要幫忙;希望能協助你少走一些當初我繞過的彎路。電話中你會向我簡單說說每天的生活進度,偶爾向我微微抱怨語言不如當地人,有時會遇到令人挫敗的事等等。

隨著時間慢慢過去,電話那頭的你的嘆息聲漸漸多了,那份為你喜悅的心漸漸轉變為擔心;有一天,電話中你更表達想要回台灣;雖然心中認為錯失這個難得的機會很可惜,但是仍尊重你的決定,當你的聆聽者及陪伴者。好幾次的電話,你不想多說什麼,只說你累了、想休息;甚而慢慢的不接爸媽的電話,我也變得不太敢打擾你,然而焦慮不安的心卻在心中逐漸擴散。

「姐,對不起 !」

終於來到了你準備回台灣的這一天,在上飛機前一刻,突然接到了你的電話。電話那頭是正在哭泣的你。

「姐,對不起,我生病了,所以急著回台灣。」

你告訴我,因為某些因素導致身體出了一些狀況,而無法在美國繼續待下去。

「機會以後還會有,但身體只有一個,回來好好把身體養好再出發吧 !」

我的一顆心終於放下,眼淚在眼眶裡打轉。

到了台灣,你在防疫旅館待了 14 天,電話那頭聽到你的聲音氣若游絲,很擔心你的病情。隔離期過去,終於在防疫旅館接到你,看到你的第一眼,骨瘦如材的模樣令人心疼;那天回到家時已是半夜,媽媽為你煮了一碗麵,你邊吃邊哭,說那是你吃過最美味的麵。

重新出發

即使回到了台灣,你的內心仍然煎熬著,常常在半夜驚醒。還記得嗎?那一次帶 Miles & Sherman 回媽媽家時,過去那個孩子王的你,避不見面,躲在自己房間裡;你說那段時間的你,甚至有過不好的念頭。

隨著時間過去,你一邊治療你的病,一邊建立起那崩塌的心。

媽媽總是會在早上去買你最愛的燒餅油條,爸爸陪著你練習開車走出戶外,而你也開始出門運動鍛鍊身體,一邊想未來該往哪裡走。

我們討論了好多關於職涯的議題,理出了你最想回到的地方依舊是原來的那個實驗室;而最近你捎來即將回去工作的好消息,為你感到開心。

後記

我不會祝福你人生一路順遂,畢竟這路上難免風風雨雨,但我相信不論遇到什麼困難,你一定會想起這一次的 lesson learn,它帶給你克服困難的勇氣。人生沒有標準答案,願你在人生賽道上找到生命中不能放棄的堅持。

相關文章